他终于把报复的耳光,打在20年前霸凌自己的老师脸上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果壳(ID:Guokr42),作者:游识猷

河南栾川,常尧拦住了骑电动车的张清林,“还记不记得我?”抡起臂就是一记耳光。“以前咋削我,还记得不记得?”又是几记耳光。

图丨微博@头条新闻

这起拦路扇耳光事件已经过去半年,近日视频却传遍了全网。栾川县实验中学报了警,县公安局宣布立案,当事人常尧在贴吧上说,二十年前自己当学生时,曾被老师张清林恶意针对,无故打骂甚至踹头,所以再度遇到时忍不住动了手。最新的进展是,常尧已被拘留,据说有同学愿证明当年他曾在课堂上遭受张清林殴打。

事件还在发展中,结局尚不得而知。但这件事确实把一个少被提及的议题摆到了桌面上——老师欺凌学生,该怎么办?

老师欺凌学生,也是校园暴力

校园不是世外桃源。孩子在校园里也可能受到恶意伤害。近些年来,学校和家长都越来越重视校园霸凌问题。一旦发现有学生被长期恶意针对,受到暴力对待,大人们往往会有所行动。

然而,“老师欺凌学生”这个议题,却很少被认真讨论。

孩子有好有坏,老师当然也有好有坏。有欺凌人的学生,自然也有欺凌人的老师。欺凌往往基于权力不对等,这在师生关系里体现得更明显。学生作业能拿到几分,能不能顺利考试,得到多少受教育机会,在犯错时是会被小惩还是大罚——这些权力,都握在老师手里。

有个研究调查过116个老师,95人承认有老师会欺凌学生,27人在去年一年里遇过同事老师欺凌学生,31人承认自己曾经欺凌过学生,其中2人承认自己经常欺凌学生。

欺凌学生的老师有两类,第一类是纯粹的虐待狂(sadistic bully type),以欺凌别人为乐;第二类则是转移伤害型(bully-victim type),自己在别处受了气,就欺凌更弱的人出气;在工作或家庭里失意,就通过羞辱学生获得自尊和权威。有的老师也曾经是被欺凌的受害者,后来却复制了欺凌者的作为。

这两类老师,都能对学生造成严重的创伤。

乌姆里奇大概就是纯粹虐待狂型老师丨《哈利波特与凤凰社》

老师想欺凌学生,可以公开羞辱体罚,也可以私下威胁殴打,还可以嘲讽学生,给学生贴上负面标签,暗示其他学生参与欺凌……有无数种办法,可以让被老师厌恶的学生身在地狱。

另外,被欺凌的学生往往本来就是弱者——欺凌者常常挑选有明显弱点的“猎物”,性格软弱不敢反抗的,家庭无权无钱的,比较傻比较“娘”的。

对这些学生的欺凌,往往是长期的,一再发生的。在面对老师时,学生既不能反击,也不能无视,还不能逃离——每个选项,几乎都会给欺凌者新的借口,让学生陷入更深的麻烦。

因此,被欺凌者往往难以逃避,无处求救,因此会受到特别严重的创伤。

伤害特别重,举报尤其难

欺凌学生的老师,往往会将自己的虐行伪装成教育。他们会推卸责任,说受害者违反了纪律,自己只是在维持秩序;说自己是被挑衅激怒才偶然失手;说受害者有被害妄想;说自己是爱之深责之切,良好的动机被错误理解了;说举报者动机有问题,是为了逃避处罚,或者是因为被教育而耿耿于怀想报复老师……

但学生们其实能区分什么是合理的教学手段,什么是过分的恶意羞辱。

图丨《笑傲江湖》

一项研究让236个学生回忆自己高中是否有老师欺凌学生。93%的学生认为有,而且,在“哪个老师在霸凌学生”这个问题上,大多数学生能达成一致意见。

老师欺凌学生,会受到惩罚吗?77%的学生认为不会。

首先,举报很难。举报者常常被其他老师甚至学校视为麻烦制造者,甚至撒谎者。取证也很难,私下的霸凌行为,学生与老师各执一词,学校往往选择站在老师那边。而即使是公开的霸凌行为,其他学生也未必敢出来作证,即使出来作证,也会因为身为孩子而被认为“不够可信”。

即使被举报,老师也往往能逃过。

研究里,80%的学生认为,有些老师被正式举报,但并没有受到惩处。那20%受到的惩处往往是轻描淡写,比如某个学校管理人员跟霸凌老师“谈了谈”。

而知道自己被举报的老师,会更憎恨学生,更隐蔽地报复学生。

结果是,被欺凌的学生极其绝望,对学习失去兴趣,觉得自己无助、无价值、无能力。有的人成绩下降,有的人逃学退学,有的人即使毕了业,低自尊和无力无助感也会长期存在,而这种自我贬低会严重伤害他们的前途。

遇到欺凌学生的老师,怎么办?

如果你是家长,千万不要把孩子跟你的求助不当回事,想当然地认为老师只是严厉高要求。即使老师是资深老教师,也不可以掉以轻心。老教师欺凌学生的几率比新教师还更大。

调查显示,被学生指认的欺凌老师,89%是有五年以上教学经验的老教师。可能是老师在学生身上发泄自己的职业倦怠,也可能是老师觉得自己“地位稳了”之后更肆无忌惮。

一定要认真调查,调查后发现老师没问题,可以好好跟孩子解释。调查后发现老师确实在欺凌,就一定要采取行动。

1、做好详细客观的记录。时间,地点,发生了什么,当时哪些人在场,有什么证据;

2、一级一级往上举报,可以先跟班主任谈,再跟年段长谈,跟教务处谈,跟副校长谈,跟校长谈……不要一开始就越级举报。

这样做的好处是,首先有些“现管”可能迅速就能解决掉问题,其次,当你跟校长或者教育局联系时,他们往往首先会问“你和谁举报过?对方反应如何?”你手头的证据越多,证明你多次投诉的邮件、短信、通话记录越多,校长、教育局甚至警方就越会认真对待你的投诉;

3、如果所有的管理者都推诿不作为,还可以带着证据去网上公开或者寻求媒体报道。

尽一切努力,要么让老师调走,要么把孩子转走。绝对不要指望欺凌会自己结束,也不要让孩子独自去“克服”这种逆境——被欺凌产生的创伤会长期存在,被欺凌的孩子有可能陷入严重抑郁,甚至伤害自己。

学校也有该做的事。

每所学校在宣传“学生应该遵守的纪律”之余,也应该宣传“老师应该遵守的纪律”。让所有在校师生都知道,哪些是正常训导,哪些是越界暴行,怎样的行为需要被举报和惩处。

让学校为孩子遮挡风雨,而不是成为孩子生命中的风雨。

参考资料

[1]Twemlow, S. W., Fonagy, P., Sacco, F. C., & Brethour Jr., J. R. (2006). Teachers who bully students: a hidden trauma. Int. J. Soc. Psychiatry, 52(3), 187–198. doi: 10.1177/0020764006067234

[2]McEvoy, A. (2005, September). Teachers who bully students: Patterns and policy implications. In Teachers who bully students. Presentation to the Conference on Persistently Safe Schools–Philadelphia (September 11–14. 2005).

[3]Julia Moeller Ph.D. (2018). What If the Bully Is a Teacher?https://www.psychologytoday.com/au/blog/passion-101/201807/what-if-the-bully-is-teacher

[4]Kelmon, J. (2014). When the teacher is the bully.https://www.greatschools.org/gk/articles/when-the-teacher-is-the-bully/

[5]Gordon, S. (2018). How to Respond to a Teacher Who Bullies. Verywell Family.https://www.verywellfamily.com/ways-to-respond-to-teacher-who-bullies-460778

[6]网曝河南栾川男子20年后拦路扇老师耳光,官方:警方已立案_教育家_澎湃新闻-The Paper. (2018). 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2751977

[7]疑似当事人回应拦老师扇耳光:愿向所有老师道歉,但不包括他_教育家_澎湃新闻-The Paper. (2018). 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2753476

[8]本人常尧  回复大家具体细节【栾川吧】_百度贴吧. (2018).http://dq.tieba.com/p/5982419941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果壳(ID:Guokr42),作者:游识猷,转载请联系该公众号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网立场

本文由 果壳© 授权 虎嗅网 发表,并经虎嗅网编辑。转载此文请于文首标明作者姓名,保持文章完整性(包括虎嗅注及其余作者身份信息),并请附上出处(虎嗅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s://www.huxiu.com/article/277691.html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虎嗅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未来面前,你我还都是孩子,还不去下载 虎嗅App 猛嗅创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