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困县学生把牛奶倒掉,是心疼学生还是心疼牛奶?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大家(ID:ipress),作者:姚遥

在一所简陋建筑的下水道前,一群孩子拿着一盒牛奶,挤向下水道内。下水道里,乳白色的牛奶,默默地向黑洞洞的下水口淌去,整条水沟都变成了乳白色。

湖南贫困县学生把免费牛奶倒水沟

这一幕很熟悉,小学时的课本上,资本主义社会经济危机时期,农民们将一罐罐牛奶倒向下水道。如今这一幕,发生在湖南省邵阳市隆回县,一个国家扶贫工作重点县,倒牛奶的是享受农村义务教育学生营养改善计划的孩子们。

本应该享受国家补助更好长身体的牛奶,就这样被倒进了下水道,是国家公共资源的浪费,也是贫困地区营养计划的一次失败。

根据媒体的报道,农村义务教育学生营养改善计划启动以来,中央财政累计安排1248亿元改善学生营养,并安排300亿元专项资金,重点支持试点地区学校食堂建设。全国除北京、天津、山东外,共有29个省1631个县实施了营养改善计划,受益人数达3700万。截至2017年底,实现国家贫困县营养改善计划全覆盖目标。

倒牛奶这样的事件,就像整个堤坝工程上的小蚁穴,不断地侵蚀真实的受益人数。

如何让贫困县的儿童不把牛奶倒掉,更精准地来说,是如何让贫困县的儿童每天能足额的摄入所需营养,这是个难题。

面向困难人群提供餐食,是世界各国都有悠久的慈善传统。但是如何将慈善变成标准化工程,吃饱还要吃好,并不容易。

一家国际慈善组织,在国际上名气很大。他们早年进入中国后,很快就发现了扶贫工作中的这个盲点——如何稳定提供营养均衡的餐食服务,于是果断引入国外已经成熟的营养餐计划。这家组织在国际上有不少成功经验,还有庞大的科学研究作为基础,他们对于儿童在每个发展阶段需求的营养元素有着深入的研究和搭配。

本着西方人的科学精神和对食品口味的低标准要求,他们开发出了一套完整的搭配模板,严格根据营养元素的要求来选择食物材料。不仅如此,营养餐的标准化背后,还有食品安全的需求、成本的要求。营养餐配送到贫困地区,也意味着偏远地区,那么需要有能符合标准的分装中心,可以及时转运到贫困儿童的手中。食物随时存在变质的风险,对转运需求较高,对食物的处理,需要更高的标准。

科学、安全、成本可控的要求,他们都严格做到了。这批食物严格的按照绝对统一标准分配到所有儿童的手中,几块钱人民币就有一天充足的营养,保质期内绝对安全可靠。唯一的美中不足,在于前面种种因素的限制下,这些营养餐,变成了近乎于小药丸的终端产品,口感和美感的体验过于恶劣,完全不符合中国人对吃饭的仪式感需求。很不幸,有相当一批数量的食物,最终被儿童拒绝而浪费。这个计划,令人遗憾的无疾而终。

近乎同一时期,还有另一家慈善组织,在国内推出了他们的营养餐计划。和第一家国际组织的营养餐计划类似,这家慈善组织的营养餐在国际上也小有名气。相比于传统国际组织对科学和安全近乎苛刻的要求,这家慈善组织更重视用户的体验,不仅考虑到营养和安全,还考虑到了口感和颜值。

他们配送的营养餐,非常接近快餐,而不是啃食各种药粉。标准化配好的餐食,送到学校之后,只需要加热就可以很方便的食用。这样模式的营养餐,如同把如今连锁快餐店的终端延伸到了乡村社会。

到了实践之中,挑战就出来了。这种接近快餐连锁的配送模式,用户接受度是不错,但综合成本远远高于国际组织的小药丸模式。这些贫困地区就像末梢血管一样,将终端的配送成本变得无比可怕。即便到今天,还不是每家快递都能直接送到村里,在更早的时候,这样配餐的难度可想而知。

最终,这个模式在非洲还有机会规模化运作,但是在中国最终因为贫困地区过于分散,运营成本过高,虽然他们很坚持,但无法大规模的铺开。

作为营养餐领域的摸着石头过河,这两家机构的努力虽然不能成为大规模推广的模式,但也留下了很宝贵的实践经验。

这些规模化标准化运营的尝试之外,中国人民的本土智慧发挥了巨大作用。最早的一批民间行动者,为了贫困地区儿童补充蛋白质,可谓绞尽脑汁。民间的慈善行动家,在助学工作之后,很快也发现了农村儿童营养不足的问题。

第一代的行动者们,想出了很多办法,其中一个当时认为成本最低又切实可行的道路,是靠廉价的大豆和大豆制品来补充蛋白质。他们很快就伤心了,贫困地区的孩子们宁可攒钱去吃方便面,也不稀罕热腾腾的豆腐。在铺天盖地的消费品广告引导下,方便面是一种时尚潮流的产品,还能完美地刺激味蕾。大豆计划就此夭折,豆腐被倒掉。

在这个基础上,第二代的行动者们,自发创造了诸多个“一个鸡蛋”行动。这些行动者的做法,就像中国的本土企业家一样,简单粗暴但可靠有效。鸡蛋价格便宜,采购方便,好储存好运输,还营养可口。鸡蛋还有个好处,是能粗糙地标准化,只要不把鸡蛋敲碎了做成炒鸡蛋,每个学生都能公平稳定的分配到应有的份额。在最简单的条件下,完成了安全性、标准化,有效规避了贪腐克扣。

民间行动也不断在学习中升级。一天一个鸡蛋这种简单的土办法,主要解决远距离的信任不足。第三代行动者又出现了,在志愿者更深入地参与到乡村行动之后,升级出了现场杀猪吃肉等行动。肥头大耳的活猪,最终变成热气腾腾的猪肉汤,被现场的儿童们横扫一空,连贯过程的照片被传上网络,配上文字,让远端的人感受到真诚和热烈的气氛。

再往后,民间自发的营养餐行动变得更加丰富多彩起来,而且不断地在营养、成本可控方向上竞争,就近采购新鲜食材,在食堂里现场加工,贫困地区的学生们,有了更多机会吃上新鲜可口、热气腾腾的饭菜,还绝对匹配地方口味。

当然,民间活跃的慈善尝试都没有最终解决一个规模的问题。毕竟,中国太大,一家民间组织不可能有足够社会资源和动员能力来参与解决全部社会问题。

在这样的背景下,国家推出的农村义务教育学生营养改善计划,不仅宏观地解决了资金问题,而且还细致到了支持学校食堂建设,方便在地采购,及时做饭,营养改善还加上成本可控和好吃可口。

令人遗憾的是,这样的政策,被地方政府一刀切,变成统一采购,改成吃饼干喝牛奶。

更令人遗憾的是,牛奶学生都喝不下去,被倒掉。

看到被倒掉的牛奶,心疼纳税人和国家的支出都打了水漂,也心疼国家的政策难以贴地气地落地。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大家(ID:ipress),作者:姚遥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网立场

本文由 腾讯《大家》© 授权 虎嗅网 发表,并经虎嗅网编辑。转载此文请于文首标明作者姓名,保持文章完整性(包括虎嗅注及其余作者身份信息),并请附上出处(虎嗅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s://www.huxiu.com/article/277706.html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虎嗅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未来面前,你我还都是孩子,还不去下载 虎嗅App 猛嗅创新!

发表评论